最新消息:

产业评论:你好,科技博客

365bet开户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唐文之

“你看科技博客了吗”、“你看好科技博客吗”,从去年年末开始,这样的讨论频繁出现在国内“IT圈”的各类聚会和饭局上。

李彦宏群发内部邮件呼唤狼性、马云告别阿里巴巴、刘成敏离职腾讯……科技世界从来不缺少新闻,当然也离不开八卦和传闻。过去,“圈内人”在饭桌甚至酒桌上讨论这样的话题,如今越来越多的圈内或圈外人把它们放在了科技博客上。

2012年之前,国内的大多数IT人士喜欢每天“翻墙”浏览国外的科技类网站,追踪行业新闻和新奇的产品创意。2012年之后,即使扫一眼国内各类科技博客上更新的文章都足够看上半天。

不管你怎么看,科技博客已经来了。

天时地利下的“蛋”

2012年,无疑可以被看作是国内科技博客发展的元年。

这一年,《中国企业家》原执行主编李岷创办了虎嗅网,《第一财经周刊》原主笔骆轶航拿到了第一轮天使投资建立了Pingwest,《新世纪周刊》原记者赵何娟辞职办起了钛媒体,新浪IT频道原编辑靳继磊创办了猎云网……

即便是那些早年成立的科技网站,也在这一年进行了调整,其中有“爱范儿”、“36氪”等。

为什么是在2012年?面对这个问题,或许靳继磊的回答能够代表这些科技博主们的观点,“时机成熟了。”

“科技圈的江湖色彩很浓,一直以来都是媒体关注度很高的领域,而对于IT圈的关心,如今已经不只存在于发烧友和IT人,泛IT人士甚至大众消费者都开始在关心科技那点事。” 靳继磊补充道,和传统媒体一样,在门户网站的科技频道,很多时候还是要“戴着镣铐跳舞”,“通常,当广告利益和文章观点发生冲突的时候,网站都会服从于广告需求。”这让许多类似于靳继磊这样,不愿“被束缚”的媒体人转而寻找新的表达方式。

“微博的产生极大程度上推了科技博客一把。”早在2008年Wilson(王伟兴)建立了当时为数不多的科技博客“爱范儿”,即便如此,这几年外部环境的变化也让他颇有感触。“社会化媒体的产生为科技博客提供了更好的平台、更便宜的宣传推广方式,于是好的文章更容易被传播,读者能更方便地接触到独立网站,这些让科技博客和传统门户网站之间的竞争成为可能。”

从目前的格局来看,微博俨然已经成了各个科技博客竞相争夺的第二战场,每天超过十条的更新和互动,科技博客和社会化媒体间相互依存的生态关系似乎正成为这个行业默认的事实。

“我们和别人不一样”

“我们和别人不一样。”

这是在接触诸多科技博客主的过程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每一个科技博客的经营者似乎都想做得和别人不一样,当然他们被外界最常问的也正是这句“如何和别人不一样”。

作为老牌的科技博客,“36氪”强调自己专注于创业,所有的产品和活动都围绕着创业,而非传统科技博客;“爱范儿”选择聚焦TMT全产业链,注重社区,同时拥有较高的用户评论活跃度;以“全球视野”为口号的Pingwest则像是硅谷的一个国内窗口……然而,这些经营者着力打造的差异化,是否能让读者直观地感受到,这似乎还需要时间来解答。

“我理解国内的差异化,是建立在同质化基础上的差异化。”骆轶航表示,“别人在做的事多少也得做一些,然后再做不同的部分。”

或许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能记住的往往是某个网站的一两篇文章,而当行业内出现某个大事件或新闻时,各家说的又似乎是差不太多。

“科技博客的竞争本质上是价值观的竞争。”在骆轶航看来,科技博客更准确的表达应该被叫做科技媒体,媒体的核心还是内容和观点,什么样的价值观将会决定媒体本身的价值,“或许这东西听着有点玄,但事实就是这样。”

赚钱?还为时过早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所有科技博客经营者们迟早要面对的问题。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科技博客可以赚钱。以美国著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为例,早在被AOL收购之前,TechCrunch本身依靠广告收入就足以形成盈利。此外,每年举办的大型创业活动,每张2000美元的门票收入和2999美元一天的展位费,通常供不应求。

然而,对于国内大多数科技博客来说,一切都还只是刚刚起步。

“目前我们还不想赚钱的事,”骆轶航表示,“我给自己两到三年的时间,先把内容做好最重要。”

和骆轶航持有相同想法的人不在少数,靳继磊、李岷、赵何娟等一大批科技博客创始人在各种场合纷纷表示:“想赚钱的事,现在还为时过早。”

今年1月,“36氪”首次推出创业者服务平台,整合VC、猎头、服务器提供商等一系列创业服务机构资源,在自己的网站上为创业团队提供“中介服务”。“这个平台相当于创业服务的App Store,”36氪创始人兼CEO刘成城向记者介绍道,“目前我们的大多数服务还都是免费的,但未来我们希望能从中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

正是早年“36氪”免费的形象逐渐积累起了不少用户,是否能在这群用户身上淘出金子,目前还不得而知。

据Wilson介绍,目前仅靠页面广告和线下活动的收入,“爱范儿”也已经做到收支平衡,至于具体盈利多少,Wilson表示不便透露。盈利便是好消息。

“至少这对我们也是一种鼓励,”往日语速飞快的骆轶航在这里停顿了一下说,“虽然我还不知道怎么赚钱,但至少知道什么是错的,什么是有可能对的,这就还不错。”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