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代购七宗罪

365bet开户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心力

如果你常常出没于机场,总是能碰到这些人。在免税店,目光呆滞的男士一头扎进化妆品店,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巴掌大的小条,按着列表往购物框里扔东西;行李超重的小姐可怜兮兮地从行李箱里抽出两双Salvatore Ferragamo,没错,就是那款经典的,你一定在无数场合无数脚上见过——她箱子里还有五双一样的;20出头的小男生推着大箱小箱出闸口,右手还拎着三只CHANEL购物袋,刚要感叹又是哪个张扬的煤二代,就听到他打电话,“××姐,放心吧,你要的几个包都买到了。”

我们亲切地把他们称为“义务采购”或“人肉快递”。几个星期以来,网友李渊栋一篇名为《我是一名硕士生,不是一名采购员》的长微博开始在几个社交网站流传,作者是一名留法学生,在经历了身边亲友种种非人一般的采购要求几近崩溃,从时尚盲理工男生到“LV哪一年出过哪一款限量版、哪款香水用的什么前调”了如指掌。李渊栋的苦恼不是孤立个体:这篇微博在网上被转发了数万次,共鸣者众多。无论是旅行、工作还是长居,只要是身在国外,你都免不了打破自己的时间与规划,奔波于商场、免税店和OUTLETS之间。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里面蕴藏着无数商机。由于同类商品不对等现状的不可消弥,包括有偿代购在内的中国人海外及港澳台地区消费体量惊人。一个参考数据是,在今年春节期间,内地人在港澳台的奢侈品消费总量约为19.55亿美元,占港澳台地区同期奢侈品市场销售总量的87%。而在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给出的另一份数据里,仅仅是2011年,海外代购市场交易规模就达到265亿元。某门户网站做的“为什么在国外购物”的调查里,约有9成的网友将票投给了“同种商品价格差异”选项,还有70%的人选择了“因为质量有保障”。

尽管淘宝已经形成了非常成熟的代购商业模式,但对于经常往来于国内外的人来说,从采购成为专业代购,还是太不入流了。再说,拉不下脸来拒绝请求的人,同样也抹不开面子说出要收一些手续费这样的话。

朋友在一家跨国公关公司工作,每年都有几次出国公干的机会。她在香港给别人买过护肤品和皮包,在加拿大带过深海鱼油丸,也在新加坡抢过iPhone手机。随之而来的,是她的人缘变得“好”起来,QQ上三不五时地就有加好友的请求,这些错综复杂搭上的关系分别是失去联系的中学同学,表姐的好朋友,妈妈同事的小孩……“代购这种事情,帮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要不就做绝了,不在意任何闲言碎语,谁的忙也不答应。”只是在老家那么大点儿的小城市里,应酬相互的人情体面是种默契,生长于斯,即使定居北京,又凭什么自古以信认为自己能彻底跳脱藩篱?

委托人结果至上,说辞轻描淡写出奇一致,“反正你要出去的,就顺便给我带点那个啥吧。”“听起来就像去楼下便利店的时候顺便给他带个面包一样。至少我从来就没碰到过这种‘顺便’。”她抱怨。她最近一次去美国芝加哥,回国前的最后一天为朋友买某个品牌的护肤品,没有车代步又舍不得打车,一路靠着地图和问路,磕磕绊绊跑了Downtown的三个购物中心都没买到,最后才被告知,这个系列只在亚洲发售。

至于我自己,大部分代购经验都来自于奶粉。表姐家的孩子两岁半,喝着我从各个目的地背回来的奶粉——私以为,中国人的海外购物除了成本控制,还有许多是基础生活的无奈需求,把蛋糕真正做大的是这个群体。一方面国内的奶粉已经没有办法喝了,除了想变大头娃娃。淘宝上的代购又信不过——唯一庆幸的是,我的这个小侄女肠胃功能好,别的孩子忌讳的频繁更换品牌也没折腾出什么大问题。

代购奶粉这种事情情况特殊,多半谈不上什么体面,什么大手笔帮人买了几个手表之后店员齐齐鞠躬90度热烈欢送的事想都别想,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很想在行动过程中往脸上贴一块“我不是蝗虫”的标签。

说起来简直是“血泪史”。有一次在香港,过关到深圳再坐飞机回京,临出发前去庙街的地摊上买了只民工蛇皮袋,塞了8罐奶粉,以及同学点名要带的20盒面膜,当时这个网上卖得红火的台湾品牌还没进入内地市场。这个大包实在是太重了,我不得不从红磡站花300块钱雇了一个脚夫,连拖带扛一路到罗湖。等我狼狈不堪地赶到深圳机场,蛇皮袋的拉链不堪重负已经绷坏,四条拉手也断了一半。

去年底在英国,中国宝宝造成的奶粉恐慌也已蔓延到了此地,在伦敦,所有的超市奶粉一人限购6罐。我寄宿在朋友位于北边Hendon的家中,附近步行范围内的Tesco、Safe-way都找了个遍,超市工作人员看到是中国面孔找奶粉,倒也心知肚明地热情帮忙。也许是周末刚过,Hendon实在是住了不少中国人,超市被附近的专业代购“扫荡”了一遍,奶粉货架上空空如也。最后坐了三十多站的公交车去到了北边一个大型的超市AS-DA,这才顺利地买到。

以上的种种,都是拜托你的亲朋看不到的。交情和抱怨不能同时存在,说太多只能显得自己矫情。在穿梭于大街小巷完成List的任务时,你只能寄希望于列单子的朋友足够靠谱。要知道,并不是每次的代购出发点都源于需要,说句不客气的,他们有时只是觉得好不容易有个认识的人出了国,不买点东西简直是浪费现成资源。如果你去法国,他多半想要红酒;澳大利亚,怎么也得来点绵羊油;即使你要去伊拉克也没关系,他能马上百度之后告诉你要给他捎上几袋椰枣。

这些人往往随意性极强——“给我带个Berburry的包吧。我也不知道什么型号,要一个拉链的,斜挎的,不要手拎的,我喜欢大格子,反正不要小块的。你看着买吧。”当你到了商场给她电话,“多少钱啊?”她问。“15800。”“啊,那么贵,那你不用帮我买了。”

亲友委托购买的商品类别也会很大程度影响你的出行质量,经常出门的人都收到过不可理喻的订单吧。一位朋友去香港出差,应家里七姑八姨的要求带了6大桶家庭装海飞丝,差点没把她累死,忘了说,它们在香港叫海伦仙度丝。原因是据说配方不一样。

别以为买完东西就完事了。没有半分钱辛苦费不说,交易风险也只能由你承担。朋友给女性友人带日本的胶原蛋白,东西买回来一年直到过期人家也没来取,钱当然也没拿到。另一个朋友的故事是,他受人之托在米兰带了一个Gucci的包包,结果行李箱被撬包被偷走,最后以他赔钱来收场。对于古道热肠千里迢迢行人方便的你来说,更愿意相信哪一种结果?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