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留影铁道部人们在想什么?

电竞博彩app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3月11日,铁道部大门前,前来合影留念的市民和老职工络绎不绝,现场排起了长队。新京报

3月11日,铁道部大门前,前来合影留念的市民和老职工络绎不绝,现场排起了长队。

3月10日铁道部将撤销的消息传开之后,不少人聚集在位于北京复兴路10号的铁道部门前拍照留念,来者有铁路系统员工和退休职工,有外地赶来的铁路爱好者,更多的是每年都免不了跟“铁老大”打几次交道的普通市民。一时间,铁道部门口俨然成了“景点”。

有人这样调侃:“铁道部,生于1949,卒于2013”。1949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铁道部成立,是共和国政府成立最早的部门之一。运输过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免费搭载过大串联的红卫兵,近年又成为逢年过节全民吐槽的对象,而今,铁道部和它门前的那块牌子都将成为历史。

现在,铁道部对外界来说是“政企不分的典型”,但在铁路系统职工看来,它却是几代“铁路人”的身心归属。比如合影留念者之一陈乃武,毕业就来到铁路系统工作,已25年,“我们一直都是铁道部培养的,感情很深。”

最后一任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已承诺铁路职工“不存在安置问题,都在就业岗位上,也不会裁员”。但绝大多数铁路职工作为未来“中国铁路总公司”的一员,与充满集体色彩、使命感的“铁路人”,感觉想来会是两样。这种感情在一些铁路退休职工身上尤为强烈。他们留念铁道部,其实是在留念自己曾经的一段人生历程。

但更多的普通百姓是带着什么心态,来铁道部门前留影呢?人是喜欢怀旧的,身边任何一种事物行将消失时,人们都会有留念的冲动。“再不合影,就没机会了”,也许是许多人的共同心态。

人们留影铁道部,送别出生于计划经济时代的“铁老大”,更是对铁路未来的期待。铁道部门前,有人接受采访说“早该撤了”,有人摆出“走你style”。也许不久前,他们中有人过年回家买不到火车票时,还批评过铁道部。他们应该感觉到了,撤销铁道部意味着铁路改革的破冰,让人头疼的买票难等问题,也许有望得到解决了。

1993年春运期间,南京火车站软席候车室,时任南京铁路分局局长盛光祖(右一)伸手阻拦想提前进站的农民工,告诉他们要按火车时刻进站。

1994年春运期间,南京火车站广场,盛光祖和旅客攀谈,了解春运情况。

1994年春运期间,南京火车站售票大厅,盛光祖视察春运工作。

1958年退伍后,我被分配到南京铁路工务段工会。1975年国庆节后,盛光祖从上海铁道学院毕业来到南京铁路工务段,在技术室当技术员。于是我和他成为了同事。

我曾和他一起徒步前往较远的工区调查。当时他住在我隔壁的宿舍楼,有时一起骑车上下班,一路上谈笑风生。

他对工人很好,平易近人。上世纪80年代初一次防洪行动中,时任镇江工务段段长的他挽起裤脚,直接走进水里和工人一起干活。上世纪80年代里,他先后任南京铁路分局局长秘书、镇江工务段段长、上海铁路局工务处长、南京铁路分局局长、杭州铁路分局局长等职务。

虽然不再在一个单位,他对我仍有印象,知道我是“拍照片的”。1993年和1994年连续两年,他作为南京铁路分局局长到火车站指导工作,当时我给他拍了这组工作照。不久,他北上调入铁道部,任济南铁路局长、铁道部总经济师等为大家所熟知的职务。他离开南京后,我们也没了联系。昨日看新闻得知这位昔日的同事,一不留神成了“末代”铁道部部长。

摄影:曹大林

文字整理:吴愚鲁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