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莫言: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开会

365bet开户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政协举行文艺界别分组讨论,莫言、冯小刚、成龙等人悉数到场。

“我是新委员,政治素质一向比较低,我也为自己当政协委员捏了一把汗。”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开幕以来,新委员莫言一直奉行沉默是金,4日在小组讨论会上,他首开金口,变回那个“会讲故事的人”。

“莫言在里面吗?”“成龙在里面吗?”“他们发言了吗?”……4日下午,全国政协文艺组别小组讨论向境外记者开放,逾百位来自港澳、台湾和外国的记者在会议室外大排长龙,原因只有一个——“追星”,其中最大最亮的一颗“星”,便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

当天,因场地有限,会务组临时采取控制措施——每次只放行20位记者入内,每批只可停留20分钟。不少记者排完一轮再一轮,反复入内采访。

莫言、冯小刚、成龙、陈凯歌四人围着会议桌相邻而坐。面对大批传媒,影星成龙开口了,就内地执法问题提出建议,以新加坡重罚乱扔垃圾举例,“为什么我们到了新加坡就怕,在自己的地方就不怕,因为执法太不严”;内地著名小品演员赵本山也开口了,他说,现在不是天气有霾,是人心有霾,“艺术也好,当官也好,真才是好;雅也好,俗也好,真才是好。”

但莫言依旧不言。他只是默默听着,鲜有表情,两个多小时的会议期间甚至未离开座位。而大会开幕以来,任凭记者怎样围追堵截,莫言始终惜字如金。

会议开到末段,会务组以要商量内部事宜为由将一众记者请出会议室,但将录音笔等器材留在室内却被默许,记者因此意外收获莫言的发言。

“刚才一放松打了个哈欠,不好意思。我自己感觉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开会,现在头昏脑胀。冯骥才说他当了30年政协委员,开了30年的会,对此我‘深表痛心’。”莫言一开口就把不少委员逗乐了。

他坦言,得到获任政协委员的消息后,考虑了很久,后来想既然当上,就要尽最大努力。

政协会议开幕以来,莫言常被问及的问题之一是准备了什么提案。他说,政协委员参政议政最主要的方式之一就是做提案,哗众取宠的雷人提案,一天可以写好几个,真正有价值、有实际意义的,确实要下功夫。

“我今年会议期间,想好了几个提案的方向,但要做大量调查研究,必须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发言将结束时,莫言又抖了个包袱,“如果有好提案,应该奖励可以少开会,这对我这样的人会更有意义。”言毕,场内响起掌声和笑声。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