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微软与极客——Kinect如何创造一个独立的商业系统

365bet开户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从发布到现在,Kinect备受媒体热捧,从“将会和执法部门合作。以保证Kinect不被篡改”到鼓励开源大赛,是什么让微软的态度产生180度大转变?

在2010年11月,当价值150美元的Kinect体感外设与Xbox游戏机相结合时,不只是电游玩家,它还吸引了更多人的关注。此款游戏机机身为黑色、修长的椭圆形,下接11.5英寸的楔形基座。它让玩家们能够在不使用手柄的情况下通过身体去与虚拟对手进行对决。该款游戏也被看作是在体感控制技术方面迈出的重要的一步。

事实上,就像微软一直提及的,Kinect创下了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记录,成为销售最快的电子设备。但是,至少一些早期Kinect使用者并不满足于只用Kinect玩游戏。由于Kinect综合了一些列的高端组件——尤其是一部昂贵的摄像机,一台能捕捉三维可视化数据的“深度传感器”,一个能够处理相类似音频的多阵列麦克风,吸引了“Kinect黑客”们的注意。

与功能强大的芯片和软件相结合使得这些功能可以在非Xbox的设备上实现。如:使小型无人机能“看到”周围的物体并躲避障碍物;安装一个能制造大多数物体(或人物)的小型复制品的三维扫描仪;用指挥家似的手势来指挥一场计算机化乐队的演奏;远程控制机器人去梳理一只猫的毛发。这项技术被运用于动画制作,为影片添加显著的视觉效果,修建韩国的“交互式主题公园”,以及用双手的移动去控制一台电脑(或者是用语言,这是由日本研究人员在其基础上研发的新方法)。

Kinect的潜力?

微软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在今年早些时候举行的国际电子类消费品展览会(CEA)上作了主题演讲,他在演讲时宣布微软将发布一个专为外设Xbox机设计的(Kinect)版本,并暗示公司将会为该版本制定出正式的商业使用规则。 其结果就是出现了新一波关于Kinect的各种直接瞄准市场的实验: 帮助布卢明代尔百货公司(Bloomingdale)的顾客们找到合适尺寸的服装;让能够实时扫描出全食公司(Whole Foods)顾客消费情况的智能购物车成为可能;让顾客能够通过横向对比做出更好的选择。

想要形成自己独立的商业生态系统,这当然是一件需要认真对待的事情。 想一想苹果公司的应用软件商店为iPhone做了些什么,或者就此而论,微软是怎样不断地开发个人电脑的可能性。 专利监控(Patent-watching)网站发布报告称,近几个月来,索尼、苹果和谷歌都有了类似Kinect的发展体感控制技术的计划。 但是对于究竟Kinect是否能够发展出那样的潜力,实现目标——形成自己的商业生态系统——还是颇有争议的。 微软是否故意要创建一个可同苹果应用软件商店比肩的多功能平台? 微软公司外的科技类产品设计师和业余爱好者们是否会将微软的想法解读成是实现一种游戏设备并重新定义它的潜力?

不同观点的碰撞表明在21世纪会有一场关于创新能力的大辩论。然而更大的问题是,谁能决定一个既有产品的走向?

一家公司所作出的杰出的创新突破是否能够被大众所喜爱?还是说现在科技这档事的成功取决于公司是否愿意向大众的意见低头?

对于目标的意义的理论,究竟哪一种是正确的? Kinect两者都不符合。 不过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也许不是哪种理论胜利了,而是争论本身。

Kinect一推出,西奥多·沃森就买了一款,很快又再买了15个。他可以允许自己“小小的沉溺于”《使命召唤》游戏,但从来不用Kinect来玩游戏。沃森住在布鲁克林,是一名艺术家,也是一名设计师,他的作品用了闭路摄像头、图形卡和游戏硬件,他解释说,“为了到达我们想要的效果。”

要想用电脑取代Xbox来使用Kinect,沃森还需要一个“驱动”,但目前还未研发出来。他加入了一个名叫OpenKinect的团体,团体虽然规模不大,但成员来自四面八方,都很敬业而且技术一流,帮助编写这个“驱动”程序。与此同时,纽约一个颇受业余爱好者关注的电子公司Adafruit,开出一千美元的奖金奖励第一个编写出此开源格式编码的个人或团队。

在那时,也就是2010年节日季节前夕,微软对Kinect的关注点在它的主流游戏市场。公司对OpenKinect的首次回应也就可想而知:CNET报道了微软一位代言人的言论,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绝不允许篡改本软件”以及“将会和执法部门合作。以保证Kinect不被篡改”。Adafruit仍在悬赏中,最终把奖金提高到了三千美元。

几天后,西班牙的一名开发者上传了一段视频,表明他已经能很好地让Kinect在电脑上运行了。OpenKinect随之完善并推广了这个开源驱动编码,推出了一个新编码,起名“Kinect hacks”,传到了Youtube上进行扩散(曾用过Kinect的例子,是个模仿汤姆·克鲁斯在《少数派报告》里用的手控装置)。随后,沃特森和他的妻子艾米丽·葛蓓丽上传了他们自己视频。视频里,艾米丽的手势被Kinect捕捉下来,转化成一个电脑产生的小鸟影像,投影到了屏幕上,她控制这个影像就像玩一只高科技木偶。

开放源代码

沃森从阿姆斯特丹打电话给我讲了这件事。他和戈贝尔刚刚在阿姆斯特丹的CineKid——一个国际性娱乐节——展示了他们的新作品,观众中还包括了荷兰皇室成员。微软支持的针对这类项目的所谓“法律措施”已经很明显被淡忘了。 实际上,就在开放源代码的驱动器完成后不久,微软一名Kinect项目高层出现在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的《科学星期五》节目中,他在谈到Kinect在网络中被各种改造时表示,那些Kinect开源大赛的参与者绝对不会被起诉。

2010年12月,微软的合作伙伴,也是Kinect3D深度感觉器芯片的研发者——以色列公司PrimeSense发布了它自己的软件驱动器并公开了那些黑客们一直在鼓捣的代码。 几个月之后,微软宣布将公开软件开发包。 真的像是Mashable.com上说的那般,微软“面对‘修改’的时态度做出了180度的改变。”

放宽对外界创意代码编写者的限制会迫使大企业重新构思一个更有竞争力的新产品的想法是很吸引人的。 特别是当这个公司是微软的时候。 不管公平与否,普遍的认知都是微软不是一个创造者而是一个有着极其敏感的商业直觉的“仿制”品( Zune, Explorer, Bing, 甚至是Windows的系统和操作感)的传播者。 开放源代码的发烧友指出一切仿佛倒回1976年,比尔·盖茨写了一封“致爱好者的公开信”,抱怨对于当时还叫做Micro-Soft的公司所研发的成品进行免费传播、公开无授权代码,都是无耻的盗版行为,说这样的举动打击了企业完善和开发新技术的商业积极性,阻碍了科技发展进程。 正如时代周刊的一名记者约翰•马尔科夫在他2005年的著作《睡鼠说了什么(What the Dormouse Said)》中说的那样,这是原本就存在于“无政府主义的自由程序员和硬件改装者”与唯利是图的企业之间的僵局。这个僵局还在继续。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