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1世纪商业评论:山寨至死

365bet开户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在Copycat(模仿、山寨)横行的中国互联网业界,Curious Cat几乎绝迹。

评论啦(pinglunla.com)联合创始人王宏明并不否认,评论啦不仅有美国“干爹”,而且,若单纯从产品角度看,它们之间还“很相似”。

在2010年9月评论啦上线之前3年半,美国第三方社会化评论系统Disqus已经推出。而在评论啦的客户量还只有几千家的今天,搭载Disqus评价插件的网站已超过170万家。并且,这家公司迄今已经获得了共计1450万美元的投资。

中美之间技术和需求的落差,似乎已经使得技术、商业模式创新形成了一个势能,从美国“高地”流向中国。

但包括王宏明在内的中国创业者相信,在“拿来主义”的表象之下,其实是“中国式创新”。 Techcrunch曾指出:“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会抄袭现有的商业模式,但在接下去的过程中,他们反思和重塑了这种商业模式和流程。”这让他们尽快盈利,并在本土市场击败先行者,最终获得商业上的成功。

显然,在Copycat模式下,中国创业者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比如如何选择复制时机,如何进行本地化改造等。不过,谁能肯定,这种局部的、渐进的“微创新”,是导向“颠覆性创新”的量变?

抄袭的时机

王宏明的“评论啦”,提供的产品叫作“第三方评论系统”,接入这种系统的网站,可以让浏览者无需注册就可以评论、留言。它允许用户用微博、腾讯QQ、人人、豆瓣等多账户登录,并把相关的评论、留言分享到社会化媒体。

虽然,评论啦的“干爹”Disqus,早在2007年5月就已现身,但评论吧的出世,却等到了2011年。“第三方评论系统,是与社会化媒体的兴起联系在一起的。”王宏明说,Disqus发展比较早,是因为“适合它们的环境发展得比较早”,Facebook、Twitter等社会化媒体2007年便已开始流行。而直至2008年,中国还没有新浪微博,开心网等则尚未向第三方平台开放接口。

不过,即便一个项目在美国已经成功,如果引入中国的时机不恰当,再好的概念也很难奏效。

天使投资人查立对此深有感触,他常说起这样一个故事:一家名叫Wichina的公司最初对自己的定位是“手机MySpace”,“概念很好、技术也不错”,但却“始终无法赢利”,让人耿耿于怀。

不过,一个偶然事件改变了其命运。在2008年春节的那场大雪中,许多被堵在回家路上的农民工们,选择了通过Wichina把钱汇回家。查立至今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那段时间,公司的流量大增,但“创业团队们一看都傻眼了,用户全是农民工。我们从来没设想过,这家公司的盈利点会在这些人身上”。

创新“渐进”?

当然,如果把评论啦仅看作是Disqus的一个中国翻版,王宏明肯定不会同意。

在他看来,“侧重点不同”是两者的巨大区别:Disqus的定位,就是一款互联网的应用工具,但“评论啦则更强调对使用者好友关系的开发,并增强这种人际黏性”。评论啦与Disqus的分野,是对中外用户不同需求和习惯的开发,在“拿来主义”的表象之下,的确存在着“中国变种”。

一度,淘宝也曾被视为中国版eBay,视频网站则普遍被当作Youtube的中国学徒。即使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唯一的创新模式的豆瓣,也有Flickr、亚马逊的影子。然而,所有存活下来的“复制者”,并没有把自己直接变成它们的美国“干爹”。比如,优酷不仅仅是中国的Youtube,“而更像是Youtube+Hulu+Netflix”。Techcruch前主编Sarah Lacy就认为,中国的创业者被误解了,她在仔细了解了一些中国互联网公司后称,腾讯、百度等公司,“从深层角度看,都是非常与众不同的”。

而这种渐进式的“微创新”理论,显然会得到众多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的支持。

“技术的革新,就像是一次攀爬珠穆朗玛峰的过程,必须一步步脚踏实地。”立方网创始人熊万里最爱举的案例就是苹果:在这家公司成功时,鲜有人注意到它已经有超过30年的积累历史,在iPod之前也有大量失败的历程。

他强调,并不是说每家公司都必须卷起袖子、亲自体验技术的整个发展历程,“每个伟大公司都有自己的垫脚石”。支持熊万里判断的案例,的确很多。第一个支持自然语言搜索的并不是Google,而是Alta Vista;第一个以手机为载体向用户推销音乐服务的,不是苹果,而是Napster。而Facebook,也并非社区的首创者。

而周鸿则是国内“最早鼓吹微创新,也是嗓门最大的一个”。在他看来,颠覆性创新是结果,此前,必然有一个持续性的量变过程。

那么,Copycat,是不是中国互联网“走向颠覆性创新”的量变之路?答案或许并不乐观。“在基础层面,中国的互联网真的离世界很近吗?”一位从业者反问说,“如果是,为何中国始终做不出自己的OS(操作系统)?”

事实上,在中国互联网的演进过程中,迄今为止,影响最大的一次创新,可能就是腾讯推出的Q币。这种“虚拟货币”模式,后来也成为全球最大社交游戏开发商Zynga的“借鉴”对象。不过,一位美国VC人士称:“这种案例太少了。”

无人喝彩

从2011年9月上线至今,评论啦还不足1岁,虽然面对贝米、友言、多说等的竞争,但王宏明称,“我们并不惧怕竞争”。不过,那些蜂拥而至的“复写纸”们——他们直接抄袭源代码,甚至连错误的地方都照抄不误,却让王宏明颇为无奈。

事实上,知名游戏《捕鱼达人》也有同样的遭遇。2011年4月推出至今,其创始人陈昊芝发现,市场上已经有了100多款同类游戏,有的“连logo、游戏名称都完全一样”。

“互联网创业的门槛很低。”卫思力集团中国区总裁陆景锴说,“随便找一两个人,一天就可以抄袭好几个产品”,“这不是讲故事,市场上确实存在一批‘职业山寨者’,一个人一年能做100多款应用,不仅抄国外的,也抄国内的”。

这种没有学习过程的抄袭,注定只是“一锤子买卖”。但即便如此,这些人依然能赚到钱。对一夜暴富的渴求,像毒药一样流淌在部分创业者的血液中。“相对于拿来主义基础上的创新,这种急功近利、目光短浅的方式,才是创新最大的阻力。”对比中美文化,熊万里认为,中国人更倾向于走捷径。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