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关于Google的吐槽

365bet开户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硅谷是年轻冒险家的乐园,几乎每个年轻人都是冒险家。但上了年纪的人却并不一定热衷这些。James Gan就是这样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他到硅谷已经20多年了,凭着在这边的人脉和经验,给很多初创公司和成长型公司当商业顾问—这是个挺重要的角色。

在和James一起去位于帕洛阿图Page Mill Road的AOL孵化器大楼的路上,他感慨良多。他当了太多初创公司的顾问,结识了太多的人。用他的话说,孵化器里的公司几乎每三年就换一拨,幸存者太少了。你可以在这里看到社交游戏界仅次于Zynga的Playdom、主攻儿童教育应用的Airylab、未来的云计算协作平台CloudOn,还有迪士尼的分支机构Disney Mobile。它们几乎每家的透明玻璃墙上都贴着大大的广告“We’re hiring!”。

“以后不知道它们当中有谁会活下来。”James一边在这些玻璃门的夹缝走廊里穿梭一边喃喃自语。

让我真正吃惊的是他对Google的看法。没错,这两年吐槽Google的人越来越多了,但基本上都是觉得它在社交网络领域不思进取或反应迟缓,最终让Facebook无法抗拒成为社交霸主。至于Android,大家觉得它做的还是挺不错的。

James的看法和这种“流行观点”完全相反,或者说,这是在硅谷一些“有经验”的人群中被分享的另一种“流行观点”。他认为整个Google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Android。自从2005年的收购以后,Google已经在Android上投入了百亿美元,整个公司都被这项外来业务“绑架”了,相反,之前做的每件事几乎都半途而废,新的事情(比如社交网络)也不能迎上潮流。

他举的最典型的例子是Google 2005年推出的Google Docs系列软件—包括在线文档Documents,表格处理Spreadsheet和幻灯片制作Presentation等。这套在线办公软件发布之后,用户数量和使用体验在2008年曾经达到顶峰,但之后就反响平平了。反倒是微软在Office 2010的在线文档和协同处理做的不错。“Google本来有机会在微软的核心领域打败对手,但它放弃了,”老爷子忿忿不平。整个Google只有两件事:Android平台,还有前途未卜的社交网络Google+。

所以Google的文化变了,创新的动力变了。“Andy Rubin会把整个Google拖垮的。”James拼命地摇头。

我当时虎躯一震,想起曾在Google中国工作的朋友也跟我分享过类似的困惑:Andy Rubin看上去那么不Google,而且把Android搞成了Google内部的独立王国,为什么他和他的团队能在这里活的很好?其它的被收购的公司和创始人不都完全被抛入到整个Google的洪流中了吗?

但当时的描述并没有James说的这么可怕。James的论据是:投入了几百亿美元,还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但Android并没给Google带来足够的收入。尽管你相信随着Android手机出货量的激增它总会赚钱,但是什么时候?Google还要再多花几个百亿美元?

如果我们姑且认为这个论点有一点正确的话,那么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Google的两个创始人很少给Android公开站台了。他们的世界从一开始就不是这样子的啊。

碰巧,我听到这个观点的同时,另一个来自国内手机制造商的朋友在离我不远的山景城Google总部,正与Andy Rubin会面,谈所谓的“顶级合作”(Top Cooperation)。他觉得这个观点还颇为有趣。我问他见Andy Rubin感觉如何,他没正面回答,只是感叹:“中国的手机公司什么时候才能做到产业链上游啊!”

其实我最想说的是,即便在硅谷,年轻人和上了年纪的人眼中的商业世界,也很不一样。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