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iOS生态链寄生数百万开发者:艰难求生面临决择

365bet开户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编者按

短短4年间,依托iOS系统平台,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苹果商业生态链——第三方应用达到了60万左右。在这个生态链上,“寄生”着数百万开发者。尽管苹果给他们支付了50亿美元的分成,但这个生态链开始呈现出越来越多的生物属性:随着苹果市场份额的增长速度远远跟不上第三方应用的增长,众多的应用开始展开你死我活的竞争,艰难争夺有限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随着iOS系统功能的升级,越来越多的重要应用被苹果淘汰出局。在这个平台上,似乎很难再有最终的胜利者。是告别苹果,还是坚守阵地、艰难求生?这是数百万的开发者面临的选择。

苹果iOS生态链:谁侵略了谁?

李娜

[ 苹果切入应用市场,会毁了刚刚建立起来的生态环境。这样下去应用开发商和开发人员都会成为苹果的试金石和小白鼠,一旦一些应用有市场苹果就介入的话,开发商和开发者怎么办? ]

在刚结束的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苹果宣布了iOS 6系统将提供一个全新的应用——Passbook(电子钱包),这是一款可以存放登机牌、会员卡和电影票的工具。使用Passbook,iPhone和iPod Touch用户可以在屏幕上调出条形码,在登机、看电影或兑换优惠券时进行核对。这项服务的推出被业内解读为苹果正式介入电子支付领域。

当负责iOS业务的苹果高级副总裁斯科特·福斯特在台上介绍iOS 6的新功能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流露出他所期待的眼神。

iOS 6的新功能引起了一些公司和开发者的不满。“人群中传出抱怨声,这些公司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再存在了。”国内一从事LBS优惠券项目应用的开发者王猛(化名)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Passbook应用则让他觉得自己的公司前景渺茫。

由于iOS 6推出不少新的操作应用,一些iPhone里常备的应用或许会成为历史。开发者们担心:在平台进攻之下,第三方软件何去何从?

苹果抢食开发者?

在去年的WWDC现场,Arment 在 Twitter 上喊了一句粗话,那是因为他发现苹果推出的iOS 5中,在Safari里增加的Reading List功能和自己开发的Insta paper应用是那么相似。

Insta paper是APP上一个简单的保存网页留待稍后阅读的小工具,《连线》杂志曾经这样赞美它“实在是太棒了”。作为其开发者,Arment表示,去年苹果更新的Reading List和Insta paper简直如出一辙,同样也可以给网页文章添加书签,和计算机同步,方便日后阅读,而在今年,该应用还支持了离线阅读功能。

这一动作被业内解读为“苹果要彻底干掉Insta paper”,就像干掉谷歌(微博)地图那样。

而苹果则将其解释为更好地为消费者提供服务。每当新的操作系统发布之后,由于功能的革新,苹果都会淘汰掉一些此前曾很重要的第三方应用,而这次iOS 6也不例外,涉及约上千款的应用。据悉,这次被淘汰的重要应用数量是iOS系统问世以来最多的。

北京瓦雅科技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苹果切入应用市场,会毁了刚刚建立起来的生态环境。这样下去应用开发商和开发人员都会成为苹果的试金石和小白鼠,一旦一些应用有市场苹果就介入的话,开发商和开发者怎么办?

“拿Passbook来说,其实就侵占了旅游市场,而且把LBS和优惠券一网打尽,优惠券其实就是移动电子商务前期,以后苹果带着终端做移动电子商务,谁能竞争过它?”

深讯和公司的CTO 段雪峰则认为,苹果iOS作为封闭智能平台的代表,应该说从其诞生之初,其基因里就已经奠定了现在的业务模式基础,就是硬件+软件、手机+服务的模式,所以当前更新iOS 6,内部集成更多自有应用,这个情况毫不奇怪。“这就是苹果要做的事情。”

“可以看到苹果的产品和服务更多的是在围绕手机本身的功能深度挖掘来做,比如电话功能的增强、Safari的升级、Siri的中文支持、地图等,这些都是手机必需的功能,也可以称之为基础设施,同时200多项更新里,也引入了很多的第三方应用,并不排斥具互补性的产品。”段雪峰说。

不少iOS的开发者和他们一样,开始忧虑苹果的“入侵”。部分开发者因担心而决定将业务模式转向。

“在我们的领域,早在前两次升级中苹果就加入了。”从视频转换工具类应用转向游戏应用的开发者李爱国表示,苹果站在了产业链的顶端,随便改变点什么,对下游的人都会产生不小的影响。“APP改变了网上软件格局,我们这些人都是在夹缝中生存的,没有什么核心技术就得尽早想办法。”

事实上,对于已经被“侵占领土”的应用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Arment曾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苹果的抄袭也不一定是一个致命的威胁,因为 iOS 的保有量可以让更多人意识到这类应用程序的便利,无形中开发了这个市场,从而让其中愿意花钱获取更好体验的人购买 Instapaper。”但可以看到的是,同样持有乐观态度的OpenFeint负责人在苹果推出类似应用Game Center之后,就把业务给出售了。而在那之前他还认为“最好的时候”来到了。

告别苹果?

iPhone开发者的兴起,要追溯到两年前。

2008年3月,苹果为开发者们提供了iPhone软件开发包,并且在7月开放了iPhone App Store。短短几个月中,就有不少开发者蜂拥而至这个平台淘得第一桶金。随后,Google、RIM等公司也开放了类似平台。

朱连兴就是中国第一批加入苹果App Store应用开发的创业者。2008年他就开始在iPhone上开发应用,在2009年通过一款名为“多彩水族箱”的应用进入了苹果发布的官方视频,那时候每天的收入都在1000美元以上。“我们就是靠着苹果吃饭的。”朱连兴说。

事实上,苹果这几年对第三方应用的回报甚为丰厚,在iOS和Mac上的App Store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软件发行渠道——Mac App Store自称已经超过Best Buy(百思买)和沃尔玛等成为第一PC软件销售渠道,而iOS上已经给第三方开发者支付50亿美元分成。

但随着平台上应用软件的增多,情况有所转变,过往开发者“我可以写程序,也可以做老板”的百万富翁梦在现在看来变得有些遥远。

朱连兴并不担心自己开发的应用会被苹果抄袭,比起这个,他更担心自己到底能够活多久。

“App Store的市场变化太快了,竞争太激烈。”回顾过去的日子,朱连兴不由感慨。他刚开始做iPhone开发时,苹果的App Store中只有1500款应用。而现在,这一数字已经接近60万。对中小开发者来说,想靠单做一款应用获得成功越来越难。朱连兴向记者表示,曾经用半年时间,花费几十万费用开发的游戏项目在苹果商店里没有任何的回报,没有一点声响就被淹没了。为此,他选择了转向,从事外包项目。“这样风险会小一些,至少有保障。”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