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大象急了也咬人:IT业大一统背后的“黑洞”

365bet开户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当微软发布平板电脑Surface的时候,全世界都将其拿来与iPAD对比,在平板电脑领域并不算太成功的Google也不忘它揶揄几句。微软也确实继承了其Windows经常蓝屏的缺点,在演示会上出现了死机现象,颇为出糗。

微软正在成为大家主要的调侃对象之一,其实,微软依然是全球盈利最强的IT企业之一,仅次于苹果,高于IBM、Oracle、三星等新老巨头。

但是,为什么微软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微软在并不擅长、以前也尽量少涉及的硬件领域,为何要冒着得罪HP、Dell等伙伴,损害传统的产业生态基础下自己推出平板电脑呢?我们关注一些事情,那些隐藏在背后、Under The Surface的事。

软硬件融合

千万不要以为微软是一时头脑发烧,从擅长的软件领域介入到硬件,也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在盲目模仿苹果。苹果不是神,只是神话,也不仅仅苹果在走软硬件融合之路,这已经成为IT行业早已经蔚为大观的潮流。

最早引领这个潮流的其实并非苹果,而是IBM。IBM自从1990年代初面临生死抉择之际,郭士纳就让IBM开始大船转身,剥离那些技术含量较低的硬件,同时不断增加软件和服务的砝码;此后,先是HP,再是Dell,都从纯硬件公司向软硬兼施的方向发展,并且都介入IT服务领域。它们之间的不同之处仅仅在于,HP和Dell没有大刀阔斧的砍掉已经不太盈利的PC业务,并且在服务领域比较低端——HP收购康柏和EDS则是其最典型的败笔,两块低毛利的成熟业务与IBM相比,形似神不似。

反过来说,很多软件,甚至互联网起家的公司也都在介入硬件。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Oracle收购Sun等一系列公司。在Oracle收购了海量软件公司——包括Siebel、PeopleSoft、MySQL等对手之后,“居然”介入硬件,一度引发各种诧异;但是,随着Google收购MOTO的手机部门,亚马逊推出Kindle,EMC收购VMWare之后,美国乃至全球的主流IT公司里,只做软件或只做硬件的公司越来越少——就算是Intel都收购了McAfee。

在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IT公司当中,只有三星、高通、SAP等寥寥数家还可以被看做是血统纯正的硬件,或者软件公司,就算是Facebook也有传闻介入硬件。哪怕说国内很多互联网厂商完全是跟风,毕竟也纷纷进入软硬件融合的“圈子”。

其实,我们把视野再放大一些会看到,这种融合不仅仅限于IT的软件和硬件,而是更大范围的“信息大融合”:电信和IT融合为核心的ICT融合,传统软件的互联网化,电信厂商的互联网化……。

背后的“黑洞”

没有几个国家会铺设10张重叠的电网、重叠的铁路、重叠的燃气管道相互竞争,因为本质上是低效的、是巨大的浪费。信息像物流、电、水和燃气一样,也具有某种共通的流动性,科技的进步一定会催促这个产业向着更高效率、更低成本不断进化,进化的过程可能是跌宕起伏的,但是进化的结果却并不难预测:大一统。

更加具体地来说,首先是某些具有共性的模块先行完成垄断和准垄断,比如微软在PC的操作系统上形成了垄断,Intel在PC的CPU领域形成了垄断,Google在搜索领域趋近于垄断,而Facebook则在社交领域完成了垄断,高通、思科等在各自的领域内也是寡头日强的局面……但是,当这些垄断完成之后呢?

各大巨头们永远不眠不休,股东利益、技术进步和市场竞争共同促使它们寻求更大的市场,但是在各自的模块当中都已经达到了南极和北极的边界,下一步就是入侵其它巨头的领地,别无选择。这种强势的扩张一定会打破那些本来固若金汤的边界!

于是乎,传统的冷兵器战争跨界发展为核战争,巨头之斗、昏天黑地。试想,微软如果不去做Surface,难道HP和Dell们就能保持住原有的一亩三分地吗?如果HP和Dell不存在了,微软所谓的传统生态链又如何保持呢?微软,其实是被逼的,大象急了也是要咬人的,要和狮子们斗。所以,微软的选择不奇怪,而成败不过是另一个故事了。

真正的问题在于,寥寥可数的巨头之间的斗争,必然以数量的进一步缩减为代价,以全球数十家IT“主流巨头”缩减为全球数家IT“超级巨头”,剩下若干小厂商弥补若干细分市场。就像WP8瞄准的平板领域也好、手机领域也好,其实变革正在如此发生,诺基亚、索爱和LG们,正在走向历史课本或者市场角落。

而这种数量的缩减,如同星系的“塌陷”,少数厂商成为吸纳市场利润的黑洞,比如苹果、三星拿到全球99%的利润,思科一家的利润比爱立信、华为、诺西、阿朗和中兴之和都多;而另一些则成为死寂的白矮星和漂浮的逃逸小行星……IT行业生于创新,死于创新。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