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拉里·佩奇:掌舵谷歌的梦想狂人

365bet开户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谷歌创始人兼CEO 拉里·佩奇

谷歌创始人兼CEO 拉里·佩奇

导语:即将于1月14日出版的美国《财富》杂志印刷版刊登署名米古尔·赫尔夫特(Miguel Helft)的文章称,从无人驾驶汽车到谷歌眼镜,这种种项目都出自一家以商业利益为重的上市公司。这些疯狂的想法之所以能成为现实,谷歌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功不可没。更令人称道的是,他在带领下属追逐疯狂梦想的同时,仍然可以将一家年收入380亿美元的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如此非凡的能力,的确令人惊讶。

以下为文章全文:

当马汀·索瑞尔(Martin Sorrell)去年秋天造访谷歌时,拉里·佩奇派了一辆车去20英里(约合32公里)外的红木酒店(Rosewood Hotel)迎接这位广告大亨。不过,这可不是一辆普通的车——这辆克萨斯SUV是自己开过去的。

这辆车上配备了一系列高科技工具,包括雷达、传感器和一个每秒扫描150多万次的激光扫描仪。这辆车在280号州际公路和繁忙的加州85号公路上行驶了大约20分钟,时而直线穿梭,时而蜿蜒前行,碰到交通拥挤时能放慢车速,进入附近车辆的盲区时又能加速驶出。“这太不可思议了。”索瑞尔说。

佩奇的这项无人驾驶汽车服务可不只是用来招待贵宾的小把戏,用佩奇自己的话说:这代表着交通的未来。在多数人眼中,这种由电脑驾驶的汽车有三个最显著的特色:荒谬、危险、无趣。但工程师出身的佩奇,却以饱含理性的逻辑思维来看待无人驾驶汽车。

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佩奇坚持认为这个“宠物计划”准备就绪时,可以极大地提升道路安全性。他说,谷歌很快就能模拟你的驾驶方式,“而且可以保证你不会死于车祸,也不会撞死别人。”

他是在私人“牛棚”里接受采访的,这里是他专门会见谷歌高管的地方。他系统性地介绍了无人驾驶汽车的其他优势,例如节约能源(交通能以更高效率的模式运行)、提升工作效率(将通勤时间节省下来做其他事情)。除此之外,还可以节约成本——仅谷歌一家公司每年就可以节约数百万美元。佩奇称,谷歌总部车位稀缺,新车库的报价高达每辆车4万美元。

既然如此,何不让车送你上班后自己出去找地方停下呢?佩奇问。“你什么时候需要它了,只需在要出门时用手机通知它就行。于是,等你下楼后,它已经在下面等着你了。”他补充说。

这似乎是《杰森一家》(Jetsons)和80年代的热播剧《霹雳游侠》(Knight Rider)的疯狂混搭。但在佩奇看来,这只是他对谷歌未来的期许,是令他激动不已的伟大创意。

改革大刀阔斧

自谷歌1998年创立以来,佩奇和他的创业伙伴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便希望打造一家敢想敢做、目光长远的企业。他们的很多创意都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正是在佩奇的支持下,谷歌成功实现了一批难以置信的疯狂创意,例如为街道拍摄全景照片,用数字技术复制真实世界,扫描全世界最大图书馆的所有藏书,开发能够翻译任意两种语言的机器(目前已经支持4200对语言)。所以,当《财富》试图理解计算、机器学习甚至是交通的未来时,我们找到了佩奇,希望了解谷歌将如何改造一切——当然,也包括它自己。

稀奇古怪的创意和高效务实的管理风格通常难以共存。而佩奇的非凡之处恰恰在于,他既能促使手下的工程师和高管追逐伟大的梦想,有能把一家年收入380亿美元,拥有5.3万员工的企业管理得井井有条。当他2011年4月执掌帅印时,谷歌曾经不可一世的创新能力逐渐显露出力不从心的迹象,官僚作风慢慢扎根。佩奇很快重组了公司,为高管赋予更多职责和权限,要求他们重新将谷歌的重点专注于少数几个产品领域。这也形成了一套更加自上而下、更有进取心的组织结构。

这些变化令一些谷歌的老字辈颇感不适,他们都怀念谷歌创业最初十年那种随心所欲的工作方式。但几乎所有人都认同这样一个事实:佩奇接手后的谷歌更有凝聚力,反应速度也更快。佩奇的改革成效令很多硅谷人士大感意外,在他们看来,佩奇早已成为书呆子和怪脾气的代名词。“拉里视野如此之高,运营能力如此之强,完全克服了所有困难。他的表现的确令人震惊。”企业家兼风险投资家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说,他经常充当年轻CEO的导师。

佩奇的成就随处可见。谷歌的基层员工活力增强,公司的产品也实现了更好地融合。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建议下,佩奇还砍掉了数十款偏离核心或未能成功的项目,例如Google Health。他还成功放慢了关键员工跳槽到Facebook和其他创业公司的速度。甚至还有一些谷歌前员工重返公司。凭借Android系统的优异表现,佩奇成功将谷歌推入了竞争激烈的移动计算领域——而当初收购Android的交易也得到了佩奇本人的鼎力支持。

最重要的或许还在于,在佩奇的领导下,Android和YouTube都成长为规模可观的业务,让一众批评者哑口无言——其中还包括《财富》,我们曾经多次将谷歌称作“只会一招的小马驹”。(虽然桌面搜索仍为谷歌贡献了约80%的收入,但以YouTube为主的显示广告年收入已经达到50亿美元,包括手机搜索在内的移动业务年收入也达到80亿美元。)

依旧挑战重重

不过,现在就将佩奇列为年度最佳CEO还为时尚早。虽然佩奇成功恢复了谷歌的紧迫感和竞争力,但该公司仍然面临众多挑战。与苹果的移动霸主之争激烈依旧,亚马逊也已成长为消费者专用搜索引擎,蚕食着谷歌利润最丰厚的业务。投资者都不看好移动广告前景,而广告恰恰是谷歌的核心业务。不过,最令谷歌忧心忡忡的恐怕还是与监管者的斗争。美国和欧盟监管者长达数年的调查可能会引发轰动业界的反垄断诉讼,甚至拖慢谷歌未来几年的创新步伐。

佩奇本人也是一个问题。他脾气古怪、性格内向,缺乏典型CEO那种超凡的领袖气质。39岁的佩奇满头白发,眉毛浓密,每当提起看似疯狂的创意,他都会露出儿童般的笑容。他原本柔和的声线现在却时常掺杂着几分嘶哑,这源于一场声带疾病。他曾经因此在公众场合失声数月,但至今没有披露详细病情。

熟悉佩奇的人都说他风度翩翩,懂得低调的幽默,虽然为人谦卑,但也不乏自信。不过,佩奇却很注重隐私,甚至让外人误以为他很傲慢:去年11月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佩奇虽已担任谷歌CEO两年时间,但那却是他上任以来第二次接受印刷媒体专访。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