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社交媒体还缺什么?你的“敌人”

365bet开户 采集侠 浏览 评论

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新媒体研究项目的主任迪恩·特里(右),与研究生布拉德利·格里菲斯一起创建了名为 “EnemyGraph” 的应用,让用户可以在 Facebook 上标记出自己的 “敌人”。(图片:Mei-Chun Jau / The Chronicle)

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新媒体研究项目的主任迪恩·特里(右),与研究生布拉德利·格里菲斯一起创建了名为 “EnemyGraph” 的应用,让用户可以在 Facebook 上标记出自己的 “敌人”。(图片:Mei-Chun Jau / The Chronicle)

(文 / Jeffrey R. Young)迪恩·特里(Dean Terry)在 Facebook 上有 400 个好友,但他还想再要些敌人。

特里是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新媒体研究项目的主任,他认为 Facebook 存在一个重大缺陷,即总是刻意地营造 “和谐美好”,而将 “敌对攻击” 拒之门外。Facebook 只设置了 “喜欢” 按钮,而没有设置 “不喜欢” 按钮,用户无法标记他们不喜欢的想法、产品或其他用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只有 “好友” 一种。

特里认为,真实世界的人际关系远比这要复杂,社交网络也应该尽量仿效真实世界。特里并不是唯一持有这种想法的人。Facebook 的一项在线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 300 万用户表示希望 Facebook 增加 “不喜欢” 按钮。

“这是对社交媒体的颠覆。我们希望你能说出自己的不同意见,告诉大家你不喜欢什么,而不是只说你喜欢什么。” 特里说, “我认为社交媒体需要一些叛逆的声音。”

在社交网络上拥有 “敌人” 的好处

事情始于今年 2 月份,特里和他的学生在 Facebook 上发布了一个叫做 “EnemyGraph” 的插件。用户可以免费下载这个插件,然后标记出自己的敌人,敌人名单随后便会在用户的个人主页上显示出来。“我们对 ‘敌人’ 的定义跟 Facebook 对 ‘好友’ 的定义一样,是很宽泛的用法,” 特里解释说,“其实就是表示你对此持不同意见。”

特里原本想用的其实是 “不喜欢”,而不是 “敌人”,但鉴于系统不允许用户创建一个 “不喜欢” 按钮,特里只好改用 “敌人” 这个词。有 Facebook 的批评者指出,社交网络的负责人希望为广告商维持一个善意与和谐的网络平台,而广告商可不希望有用户公开诋毁自己的产品。

另一方面,没有什么负面环境恰恰是一些人眼中 Facebook 的最大优点。毕竟,现在许多网上论坛充满了恶意的口水战,让讲道理的人望而却步。所以,让网络环境保持得像 Facebook 这样 “和谐” 又有什么错呢?

作为一个教育者,特里有话要说。“新媒体研究项目要做的,就是引导学生对社交媒体进行批判性思考。” 特里表示, EnemyGraph 的主要目的也在于此。 “在 Facebook 上,‘你’ 其实就是一个产品——以商品化形式出现的你。” 特里希望学生以及其他人都能意识到这一点。 “我并不是让学生们不去用 Facebook,而是想让他们明白社交媒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研究生研究助理布拉德利·格里菲斯(Bradley Griffith)编写了 EnemyGraph 的代码,他的话比特里的还要激进: “人为地剥离掉社会的阴暗面,这种趋势对整个社会来说是很危险的。”

特里他们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人物来模拟 Facebook 用户如何标记 “敌人”。图中三角形是 EnemyGraph 产品设计中的一副人物关系示意图,三个角分别是 “朱丽叶”、“罗密欧”、“蒙太古(罗密欧的父亲)”。(Kye R. Lee/The Dallas Morning News)

特里他们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人物来模拟 Facebook 用户如何标记 “敌人”。图中三角形是 EnemyGraph 产品设计中的一副人物关系示意图,三个角分别是 “朱丽叶”、“罗密欧”、“蒙太古(罗密欧的父亲)”。(Kye R. Lee/The Dallas Morning News)

虚拟的抗议

EnemyGraph 在互联网上的 “不和谐” 表现,让人们意识到互联网也是一种新的抗议方式。在现实生活中,学者们通过发表文章或提出抗议来敦促社会改革。而在社交网络中,开发一项新的技术组件或应用便能达到相同的目的了。

格里菲斯说: “学术界对于如何构建更好的社会一直有各种各样的提案,可限于现实中的资源、资金、机会等问题,很多提案都只能停留在 ‘谈论’ 的层面上。而现在有了网络这个虚拟社会,我们便能用它来检验各种提案的有效性了。”

特里和格里菲斯在此前还有一次类似的尝试。去年秋天,他们在 Twitter 上创建了一个支持用户查询的网络数据库,里面存储的是被用户删除的推文。这个名为 “Undetweetable” 的数据库之所以能建立,得益于一些分析网络文本的爬虫程序,这些程序会抓取并保存在 Twitter 上遇见的一切内容,很多推文在被删除之前仍然存留了下来。Undetweetable 让很多用户感到不安,因为他们不敢想象自己极欲删除掉的内容居然还能被重新搜索出来。也正因如此,特里和格里菲斯这两位创建者饱受批评。

Undetweetable 这项服务的初衷,是让大家意识到自己随手在网上发表的话语可能会被永久地保留下来。别人可以轻易而悄然无息地获取这些消息,然后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利用它们。

Undetweetable 引起了大家的激烈讨论。在被《华尔街日报》和包括 Gizmodo 在内的著名科技博客报道后,Undetweetable 吸引了一大批用户。但是,仅仅开放了 5 天,特里便收到了一封 Twitter 的官方邮件,责令他停止这项服务,理由是该应用违反了 Twitter 的相关条例。特里照做了。

网络欺侮的工具?

鼓励人们对社会问题进行批判性思考是一回事,但如果因此而导致网络暴力增加,给无关用户带来伤害又如何是好呢?

特里相信 “敌人名单” 不会引发令人憎恶而又索然无味的口水战。至今为止,整个 Facebook 上敌人基本以摇滚明星和政客为主,在 “热门敌人” 页面上, 里克·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 高居首位。同在名单上的还有种族主义者、美林证券以及伪君子 [注] 。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